你的舌頭逐漸變深紫,嘴巴也不密合了。我打了電話給寵物葬儀社,希望能安排到今日的單獨火葬。卻意外的得知他一小時之內就可以到達家裡來接你。這樣好像有點快?

電話掛上,我回到了你旁邊坐著。小朋友們也跑來拍拍我,小的用著咕嚕咕嚕的圓圓大眼,看看阿八,再看看我,指著說:「八滴」。我回她:「乖,跟八滴說掰掰~」她對阿八揮了揮手,用著她向來甜美的聲音說了「掰掰~」但是從兩個小朋友的表情上看得出她們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們要她們把椅子搬過來阿八身邊,坐著陪八,等待殯葬業者到府。阿八是家人,也從未傷害過這兩個小朋友,沒有什麼好避諱的。

IMG_4104

結果葬儀社的人40分鐘內就到達家裡了。他手裡拿著一個紙箱。我不要八被裝在紙箱內提出家門。這是種莫名的堅持,矛盾的心態。如果我相信他已離去,為何要依然護著這副已空了的軀殼?我們在帆布上鋪了尿片,把阿八放在上面,三個人一起將八抬出了家門,上了車。他們很專業,車子啓動時一邊念著:「Buddie,我們現在要前往xxxxxx,你要跟好。」痾,這位先生,我可以很有自信地告訴你,我去哪,阿八一定是緊緊跟著的。他還問我:「有宗教的信仰嗎?那要不要聽佛經?」接著就按了開關,讓阿八聽著佛經上山。車程中也順便地跟我說了說收費方式,抵達後儀式的選項。我最直接的想法,這些好像都不重要。下車後問了問小姐姐的意見,決定什麼都免了。阿八畢生都很好,連走時都懂的不要傷害媽媽,我想他路上不會遭受到什麼苦難的。

放進焚化爐前,他們給了我和阿八最後道別的機會。八的毛還是一樣的觸感,八還是香香的,八的身體還沒變硬,八也還沒變得冷冰冰。我和他們要了剪刀,剪下了一撮胸毛,你在的時候,我幾乎是不讓人剪你的胸毛的。

我發現,會覺得遺體不吉利、不想去碰遺體的人,一定是對往生者沒什麼感情。我努力地摸,努力地貼近臉,努力地想多說幾句話讓你知道我有多感謝你。你的出現,你的存在,甚至你選擇的離去方式,I appreciate everything。你真的是條好狗。

遺體推進了焚化爐,我看了看你最後一眼,他們將爐門關上。作業時間一個半小時,還要等吹涼了才能撿骨。在鐵盤上仔細地檢查你的骨頭,抱著一絲希望想找到別人有燒出的舍利子,可惜你沒有。幸好剛剛有剪下你的一撮胸毛。這是Friday媽教我的。他們把你的骨頭磨成了粉,裝在夾鏈袋裡。給了我看可供挑選的容器,嗯~都滿醜的。選了一個不用多花錢的玫瑰金鐵罐,這樣撒你的骨灰時比較輕比較好帶。

IMG_4111

你選了一個大好天離開了我,今天的天氣很適合去游泳,我告訴過你,你的目的地有山、有水、有老朋友們,快去玩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uddie2007 的頭像
buddie2007

What's Up Bud?

buddie20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