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是要先說,阿八沒有死掉,請不要擔心!

台北12/25 凌晨六點半 (美國時間 12/24 下午兩點半) 我和B先生正在前往自殘大吃旅遊的下個站Buffalo Wings,香港手機突然響起,沒有顯示號碼,以我勤儉持家的個性,這種國際漫遊的電話我是不會接的。直到電話停止響,我心裡才開始不安,會不會是阿八有甚麼事情? 但現在才早上六點,萬一不是,我打回家不就吵醒大家嗎? 當我還在猶豫時,傳來了簡訊,大姐寫著:「Buddie在05:20-06:30之間,已嘔吐多次,顏色從深咖啡已變為淺黃,從稀稀的變為現在的濃稠的,要不要帶去獸醫?」

立即打了電話給大姊,我想觀察阿八早飯八點吃不吃,若不吃就送醫院。其實我心裡已經開始不安了~ 這種吐的方式,聽起來不尋常,從稀吐到變濃的,好像有點順序倒過來。而且持續這麼久的時間,阿八這十一年來沒有發生過。這一餐Buffalo Wings,我吃了兩根已食不下嚥。

台北12/25 早上八點 (美國時間 12/24 下午四點) 我和B先生去了商場逛逛,我覺得我已經有點開始神遊,不知道自己在逛什麼。等著家人的回報電話,告訴我阿八有沒有吃早餐。奇怪了,都八點十五了,怎麼還沒回報。打回家問,家人還沒打給我的原因是正在處理最新的一泡「吐」,而阿八剛剛沒有意願吃早餐,這次的吐還有血絲。這還有甚麼好猶豫的,立即請家人送醫院。

我有個貼心的先生,馬上幫我把臨時的電話卡充值,讓我和家人聯絡不會突然斷了訊。而我怎麼可能還逛的下去,我請B先生開車回家,我想跟航空公司聯繫。

台北12/25 早上九點半 (美國時間 12/24 下午五點半) 航空公司說,最快飛機是24號23:25的飛機,但經濟艙已無機位,問我是否用哩程升等商務艙,50,000哩。現在不是花多少哩的問題,總之知道有位子,我可以先緩緩聽聽醫生怎麼說再決定,希望是虛驚一場。

台北12/25 早上十點半 (美國時間 12/24 晚上六點半) 小姐姐讓醫生直接和我講電話,醫生劈哩叭啦說著阿八的狀況,我很努力的聽卻是聽得一團亂。不想浪費大家時間,我跟醫生說,其實醫生你現在一下太多醫學上的知識塞給我,我真的無法一時消化,我先問你,阿八現狀有沒有可能突然走掉? 醫生回答,有可能。眼淚已經止不住。

「醫生,我會搭今晚的飛機回來。等會你在做一系列的檢查時,我可能會在飛機上,請你盡量讓我能夠明早回到時還見的到阿八,其它的事,我相信你會為我們做出最好的決定,麻煩你了。」

再打回航空公司確認機位,原來還是有點運氣的,經濟艙有位子了,省了我的50,000哩,希望運氣沒有在這件事情上用光,留點給阿八的健康吧~

台北12/25 早上十二點 (美國時間 12/24 晚上八點) 向我的公公婆婆一家人道歉,沒能和大家吃聖誕餐,也將缺席B先生和公公的生日餐,拖著行李離開了家,B先生送我去機場。

台北12/25 下午兩點 (美國時間 12/24 晚上十點) 持續的和小姐姐保持聯絡。阿八今日運氣有點衰,轉院去照X光,人家X光居然壞了正在修理。急的我~ 為什麼一定要在我出遠門的時候發生這種事呢? 這麼遠,我甚麼事情都做不了,還事先別再煩我姐,我相信她可以處理的。

和姐姐溝通好今日的結果請傳簡訊給我,讓我能一下機就知道最新狀況。拿著我的護身符,向佛祖求個不停,不要讓阿八痛,請讓他等我一下,讓我看得到他,請佛祖保佑~ 

這是我坐過感覺最久的十四個鐘頭飛機。等我,阿八,等我~

==================================================

台北12/26 清晨五點半,返抵國門。打開手機,阿八昨晚住院了(生平第一次),馬上打了電話給值班人員,謝謝老天,阿八還活著。醫院請我配合,還是八點後再去醫院,所以我先回家洗了個澡,拿了家裡替阿八準備好的白粥,打包一些可能用的到的東西。阿八,再等我一下下。

早上八點,醫院捲門為我開了。我的乖阿八,虛弱的躺在醫院正中間,打著點滴,爬不起來,卻對著我搖尾巴。我眼睛看不清楚了,跪在地上摸著他的頭,此時再怎麼心碎還是欣慰至少讓我看到你了。

DSCN2414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uddie2007 的頭像
buddie2007

What's Up Bud?

buddie20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