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6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un 28 Thu 2007 06:25
  • 覺醒

照片 016

看板上的「新上海、新生活.....」六字顯的格外諷刺。
我想寫廣告詞的萬萬沒想到這六字居然不是帶給我嚮往新生活的希望,而是無比的失望。
是一個城市改變了一個人?還是我盲目已久終於被迫看清楚?

相信和你有過「有機會一定要來找我喔!」、「ok!一定會來看你!」這種對話的人不下20個。有幾個履行了他們的諾言?甚至有幾個記得曾經說過這樣的話?你說過我像女俠,總是把答應別人的事情牢牢記在心中,一有機會就會立即實踐諾言。原來這個年代認真看待承諾也是種愚蠢,付出真心的代價是發現在對牛彈琴。

我問你:「Who treats a friend like this?」你不語。在你走出那扇門後改了機票提前結束我滿懷期待的旅程。我只想回家,沒有地方比家溫暖。偶而我會好奇的想著:你是什麼時候發現我的離去?一天後?兩天後?

我啟程前你說的:「Will have a great time together」原來是個大謊言,我無法理解怎麼會有人說的出這麼大的謊?這樣很好玩嗎?飛來只為了看看你、看看你的新生活、新工作,結果想看的沒看到,看到的是你的自私、無情、那顆被狗吃掉的心。

buddie2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面對一個哭鬧的孩子,有些父母會用威脅的口吻說:「 不准再哭了! 再哭就不給你吃糖果!」
有些父母則會說:「 來...吃糖糖...吃完不要再哭了喔!」

而一個平常不吵不鬧的孩子如果從不開口討糖果吃,父母是否會以為這孩子對糖果沒興趣,而從不主動給予糖果?

過去我一直深信著一個道理: 不要和任何人開口討東西。凡事只要盡心盡力,當別人認同妳的努力和付出時,就會將你應得的報酬給予妳。 

漸漸的我發現我一直深信的道理似乎是錯的。

buddie2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Friday 也是阿八的老朋友了,八媽常常於出國時將阿八寄放在F家。難得有機會可以回報F家恩情一宿,當然歡迎Friday妹妹來八家作客囉!

照片 034

可惜寄宿當天我要上班,所以沒能帶兩隻出去玩,他們在家互相作伴的等了我九小時。Friday是個乖巧又有家教的小朋友,沒有亂大小便,沒有亂破壞東西,只是常常守候在門口,似乎在等待爸爸、媽媽來接她。女生似乎比較愛撒嬌,看到我下班也是發嗲的緊臥在我腳邊要我摸她,而阿八也會爭寵似的硬擠過來,還頻頻用嘴巴搓Friday的耳朵。阿八啊阿八~什麼時候我在你眼中變的這麼重要了?

buddie2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持續一直看阿八網誌的朋友們相信對「朋友的孩子」一點也不陌生吧?

回顧一下:
2006年12月 朋友的孩子
2005年 4月 朋友的孩子

孩子現在都已經上學了,活潑、好動、非常有禮貌、也好溝通,左看右看結論就是父母教的好,若是沒花時間和心思在孩子身上,相信不會有這番成績的。

照片 051 

和去年十二月一樣的拍攝地點,才半年,孩子卻大了好多好多,但是在我看來阿八還是像個哥哥。

buddie2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大姐姐經常參加一些密宗法會,因為積極的為斑斑尋找新家,她不放棄任何機會,連法友們也不放過。經由一位法友介紹,她與一位居住於加拿大Galiano Island(加里安諾島)名叫Catherine(凱薩琳)的女士聯絡上。Catherine聽了斑斑的故事後,表示對領養斑斑一事有極大的興趣。有了一次失敗的經驗後,大姐此次非常小心,多次與Catherine通長途電話以確認是否適合做斑斑的新主人。

18620013
阿八和斑斑最後一次的合照。(同樣為小姐姐所拍攝)。

buddie2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接下來大姐姐的功課就是把斑斑身體照顧好,再找人送養。

2006年9月 - 拜訪了三家獸醫院,確認了斑斑的病況。耳疥蟲、腎指數過高、心絲蟲。醫生說因腎指數過高,身體不適合接受心絲蟲治療,所以首先要治療的是腎。

2006年10月 - 斑斑的腎指數還是比正常值高,可是醫生說他的心絲蟲不得不開始治療了。所以在這種帶著些許危機之下 ,斑斑開始了他的心絲蟲療程。

2006年1月 - 兩段式的心絲蟲療程終於結束,斑斑很幸運的存活了下來。我知道過程中大姐姐很辛苦,畢竟這也是她第一次「養狗」,但是從沒聽她抱怨過,可能是跟她天生樂觀又雞婆的個性有關吧。

8A -009
2007年1月底/2月初 - 帶了斑斑去結紮。 回家後一臉不悅,瞪著鏡頭(小姐姐拍攝)

buddie2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2006年8月底,大姐告訴我家裡樓下常有一隻帶著項圈的小黑狗徘徊著,觀察幾日,附近不見主人來找,小黑狗應該是被棄養的。這幾日之中大姐每天都會在樓下和他玩上一陣,之中還遇到了恆述法師,原來恆述給小黑狗取了名字:「斑斑」。

因擔心他被抓狗大隊帶走,大姐想帶斑斑去獸醫院掃描晶片,卻不知道該怎麼將他帶回來(註:在遇上班班之前,大姐對狗不是很了解)。理所當然的她找上了我,問了我很多「應該、怎麼、那萬一...」的問題,問到我沒耐性了,直接告訴她:「好啦!走,我跟你到樓下去,讓我試試看帶不帶的回來」。

樓下晃了近20分鐘始終見不到斑斑的蹤影,天下就是有這麼巧的事,此時天空下起了小雨,正當我們打算放棄找尋時,斑斑出現了。他對大姐搖搖尾巴,對第一次見到的我卻有點戒心,但很快的就沒了防備,側躺在地上讓我摸他。拿起牽繩想扣上他的項圈時卻屢試屢敗,他總是會機警的跳開。沒多久我也失去了耐性,直覺告訴我斑斑應該不會咬人,我一口氣把他抱起來直接往家走。他似乎有點吃驚,但無反抗的跟我回了家。

buddie2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